x

全部频道

北京> 正文

北京试点老年人委托代理与监护服务,这些“家人”让老人们有了主心骨儿

2021-02-22 15:15 北京晚报

过年期间,几位年轻社工的到来,让独居老人禹大爷家里顿时热闹起来。社工们为老人送来了年货,陪着他唠家常,还帮着贴上了春联和福字。“别干坐着,吃水果、吃瓜子啊。”老人热情地招呼着大家,久违的笑容爬上脸庞。

2020年,北京市在全国率先启动了老年人委托代理与监护服务试点,从而切实解决老年人因监护问题而面临的现实困境。在朝阳区,已经有部分老人签约该项目,有了社工“家人”,告别了“孤独无依”的生活。72岁的禹大爷就是其中一位。

朝阳区老年人委托代理及监护服务试点项目的社工与老人结成对子,照顾老人的日常生活。年前,社工们到禹大爷家帮着贴春联。

节前社工探访

送年货贴春联了解情况

“上次的苹果你们没吃,都蔫了,比我脸上的褶子还多!”年前一天,社工们刚进家门,禹大爷一句话就把大家逗乐了。原来,社工每次上门,禹大爷都会热情地准备好水果、瓜子,常常让社工们感到不好意思。

“上次给您带的梨吃了吗?味道怎么样?”社工穆秋接过话茬,她一直督促着老人多吃水果。“还行还行。”老人答道。

穆秋和同事这次来,除了给禹大爷送年货、贴春联,更主要的是想了解下老人过年期间有什么想法。她告诉记者,参加朝阳区老年人委托代理及监护服务试点项目的老人,大多是没有子女或是子女重残的老年人。春节对于他们来说,往往会比较敏感。

老人告诉社工们,不用为他担心。侄子想接他去家里住几天,他的亲妹妹也住在附近,去哪边过年都可以。得知老人过年不孤单,社工们才稍稍放了心。

在社工看来,禹大爷不但健谈,而且十分坚强。老人没有孩子,4年前,老伴因病去世,从此一个人生活。老人说,小区里有菜市场,如果去远的地方就骑上三轮车,上哪儿都方便,“自己动还能锻炼身体,我这人,自己能动就不愿意麻烦别人。”

但是,随着年龄逐渐增大,禹大爷在一些事情上也是力不从心。春节前,保姆有事去了海南,老人家里没人归置了,显得有些杂乱。“等4月份就好了,保姆就回来了。”说起这件事,老人依旧乐观。

上门暖心交流

走出孤独的老人退掉保健品

“你看家里这么多米面油,都是‘公司’发的。”听到老人介绍,穆秋不由得心里一紧。老人口中的“公司”,是一家活跃在居民区里的保健品公司。这家公司经常拉老人去“听课”,推销产品,禹大爷是他们的老客户。

在禹大爷家,有一个房间堆满了各种保健品。自从老伴去世后,老人便经常购买保健品,已经花了三四十万元。这一点,正是社工们最担心的。

“可别再买了,家里的保健品太多了。”面对社工的劝说,老人点了点头。他表示,自己不会再买了,因为家里现有的保健品即便不再买新的,一年也吃不完。老人说,这些年侄子劝侄媳妇也劝,现在还有社工劝,他以后会格外注意。

在旁人眼里,禹大爷是被保健品“洗脑”,但他自己却固执地认为自己没有“踩过雷”。他买过羊奶等营养品,也买过羊胎素等五花八门的保健品。他随手拿起一个金色的小瓶,这里面的胶囊价值1000多元。

直到去年11月,禹大爷签约了朝阳区老年人委托代理及监护服务试点项目,这种现象才有所好转。该项目由北京睦友社会工作发展中心承接,借鉴国外已有经验,采用个案管理的方式开展老年人监护服务,目前已开展代购物、养老机构信息咨询、法律信息咨询、陪同就医等不同服务。

穆秋介绍,当时老人很快就签了约,还专门来到睦友社工的办公地,配合社工做各种评估。“我们一个月至少两次上门,并经常和老人电话、微信交流。”有了专业社工做“主心骨”,老人逐渐走出孤独,不但退掉了一部分保健品,整个人的状态也好了许多。

提供两种服务

老年人可根据自己需求选择

在老年人委托代理及监护服务试点项目中,社工如何成为特殊老年人的“主心骨”?穆秋介绍,该项目分为老年人委托代理服务和老年人监护服务两类,老年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选择。

在老年人委托代理服务中,老人可以将自己无法完成或者不便完成的事务委托给社工,由社工在代理权限内,以老年人的名义完成所委托的事务。例如,代为联系家政服务、代缴水电气、代购物、陪同就医、代为联系法律咨询,或者担任老人入住养老机构的担保人等。

老年人监护服务,即社工可作为老人的监护人。根据相关规定,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老年人可以通过书面形式确定社工为自己的监护人。在老人部分或完全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由社工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据介绍,社工监护人除了照管老人的日常生活,还将管理和保护老人的财产,代理老人的诉讼,料理老人的身后事务等。无论是老年人委托代理服务,还是老年人监护服务,全程都将由朝阳区民政局和第三方律师事务所进行监督,从而保护老年人的合法权益。

穆秋介绍,老年人如果想加入该项目,还需满足几个条件:朝阳区户籍、有北京医保或公费医疗、有可支付的固定收入等。除此之外,老年人还要通过民事行为能力鉴定等一系列评估,提供符合要求的体检报告。

据了解,参与项目的老人或是没有子女,或是子女重残,他们虽然有住房、有退休金,但是生活质量非常差。对于那些子女重残的老年人来说,虽然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年龄,但由于还有子女需要照顾,他们不敢想象自己的养老问题,备受煎熬。“项目的开展,为特殊困难老年人的养老问题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利用专业优势

探索老年人代理及监护服务体系

据了解,朝阳区老年人委托代理及监护服务试点项目自去年开展以来,已经有部分老人签约成为服务对象,搬到燕郊居住的陈大爷老两口就在其中。老两口今年70多岁,十几年前独子去世,陈大爷又因眼疾双目失明,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北京睦友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在对两位老人进行综合评估后,确定他们符合项目条件,正式签约为其提供委托代理服务,缓解了二老的生活压力。

两位老人最迫切需要的委托代理服务是日常生活协助和医疗服务。今年1月,陈大爷因为眼睛需要复诊,社工帮助老人预约了同仁医院的眼底门诊号,并陪同老人就医。整个就医过程非常顺利,老人一再表示,有了社工的帮助,挂号看病安心多了。针对当前的疫情防控形势,社工还定期为老人送上口罩、酒精等防疫物资,为他们做好防护。由于社工可以作为入住养老机构的“担保人”,两位老人终于打消了顾虑,开始考察起北京周边的养老机构。

在专业社工的介入下,张大爷老两口也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老两口同样70多岁,张大爷一只耳朵失聪,老伴患有严重的颈椎病。而最让他们放心不下的,却是40多岁的儿子。原来,他们的儿子患有重度癫痫,由于两位老人年纪大了无法照顾,目前在昌平某医院集中疗养,每个月住院费约八九千元。因为这个缘故,两位老人没有精力去做别的事情,也不敢想象以后的生活,晚上经常失眠。

在签约成为委托代理项目的服务对象后,社工根据综合评估结果,为两位老人分别制订了委托代理服务计划。社工了解到,张大爷在退休前有一笔债务纠纷,法院判决后,对方却拒不还钱,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于是,社工把帮助张大爷维权作为委托代理的重点。在社工的对接下,律师免费为老人提供法律援助服务,将继续跟进,维护老人的合法权益。

“试点项目通过发挥政府主导作用,利用社会组织的专业优势,探索形成可行的老年人代理及监护服务体系,有望解决老年人因监护人缺位而带来的现实困境。”穆秋表示,这些老人有了社工“代理人”、“监护人”之后,后顾之忧将得到解决,从而大大减轻老人的负担。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